翟本乔:换个东西製造不是转型,换个商业模式才是!

翟本乔:换个东西製造不是转型,换个商业模式才是!

产业转型是台湾常见的「救经济」对策,因为过去有不少成功经验,例如纺织业转电子业、电视加工厂转电脑代工厂、等等。如果是代工製造业转代工製造业,只是製造的东西不一样,那成功的机会还满大的。但如果行业本质不一样,比方说製造业转服务业,甚至同样製造业,不过是由代工製造业转品牌製造业,那成功的机会就很小了,因为整个经营方式要换掉。

「换个东西製造」不是转型,「换个商业模式」才是。前者并没有什幺不好,甚至对提升经济产值也是有帮助的。但如果真的要转型,千万不要把旧事业当成优势,想要倚靠它作为出发点,结果最后变成包袱。旧事业只是辅助资产,甚至只是资金来源。新的事业计划要成功,必须是没有旧事业也能成功的,旧事业只是加速它的成功。甚至新事业的成功可能带来旧事业的灭亡,那才表示新事业真的有价值。

「以产业创新转型基金投资 20% 推计,目前一千亿元在加乘效果带动下,即可创造五千亿的投资动能」这句话是一个因果逻辑的错置。一千亿不会创造出五千亿的投资,而是「最多可以支援另外四千亿的投资,把总额提高到五千亿」。但是:

1. 谁要投另外四千亿?
2. 真正好的案子碰到好的创投,有人要让你跟 20% 吗?国发基金原来的 50-75% 还有可能让一些小的创投基金敢去投两倍到四倍大的案子,但这 20% 只是让案子变成 1.25 倍大,请创投界的朋友们告诉我,这有没有可能影响你们投不投的决定?

业界对这些政策常有许多批评。要订出好的政策,根本之计是要多一些有实际产业经验的人进入负责制定产业政策的位子。看了一下国发会的 首长名单 ,大部分的经历是法人研究、公务员和学者。其实应该要再延揽同样数量有实际经营事业经验的人加入。但这又碰到几个难题:

1. 业界能力强的人都有重要事业在经营,没空去加入政府。
2. 真正有心的人去了也会面临两个大障碍:法规跨不过、行政部门的人叫不动。这些在产业界都不是问题。

2A. 法规问题:法规不清楚的话,在产业界有时候可以先做,等有争执时再走诉讼和谈判来解决。政府要依法行政,必须先确定法规上天衣无缝才能开始,不能「先做,等有人告再说」,因为没依法做的部分会自始无效,必须回复原状,或是执行人员根本就不敢开始做。
2B. 叫不动、不做事的人没办法开除。这在产业界真的是天方夜谭。
的两个问题没解决之前,就算的人有心加入政府改革,恐怕也只会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请问:这方面的改革有人在做吗?有人能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