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本乔质疑:「Uber在台湾有多少收入?其中有多少钱交税?」

8月28日,行政院虚拟世界法规调适线上谘询会议(VTaiwan.tw),邀集交通部、学者专家、网友等讨论Uber在台湾发展的可行性。特别是关于Uber在台纳税、乘客与驾驶纠纷的处理,担任主持的行政院政务委员蔡玉玲,要求Uber必须有明确回应。

数位时代报导,交通部路政司副司长王穆衡首先向Uber表达疑虑。他表示,计程车是非常古老的产业,在台湾也是管制性行业。计程车的价格、数量和安全性都有管制。Uber虽然引进新的技术,但是其实是「有系统的白牌车」。

他认为,共乘的定义是驾驶和乘客要去同一个地方,一起分摊车费。但是「Uber是为了某个人的需求,特地开车过去,其实就是计程车」。此外,Uber决定价格、教育训练、派遣驾驶,因此代表实际营业者,并不是单纯的平台。

联合报导,政务委员蔡玉玲在会中画出两条红线,一,Uber缴税状况要透明,让税捐单位可稽核;二,当乘客发生意外时,Uber台湾公司要协助处理保险问题及求偿。

Uber公司台湾总经理顾立楷表示,Uber已有在缴台湾的税,希望台湾政府和其他国家一样,建立让Uber可缴纳「许可费」的制度,而乘客安全部分,Uber表示要求司机要先保险,并另外提供两千万元的「额外保障」,如果司机、乘客发生事故,会有国际保单可处理。

苹果报导,沛科技总经理翟本乔质疑Uber表示「有缴税」,翟说到:「在台湾到底有多少收入?台湾顾客付了多少钱,其中有多少钱交税?」翟本乔还批评,不要只说有交营业税、所得税,需要量化才有事实,希望公开这些资讯。

而针对Uber表示「有保险」,翟本乔回应:「既然有保单,就拿出保单来!」Uber业者则强调,会将保单提供给蔡玉玲办公室。

中时报导,台湾大车队业者在会议中表示,他们是合法遵守政府规定的公司,司机都符合营业驾驶资格,计费表也是政府规定的跳表,不像Uber弹性议价,若政府准许,他们也可以议价;尤其,台湾大车队每年缴交上千万元税金,这也是和Uber不同的地方。

蔡玉玲在会议结束前说到,要求Uber在台湾的收入要透明,要让税捐机关知道在台湾的市场上收入多少,让税捐机关有稽核的可能性,不能只说「大部分都有缴税」。

交通部刚刚讲了你叫了Uber就是让计程车闲置,而且你只是把钱从计程车移到Uber,有的时候有比较好的车,Benz,有闲置能力可以放一台Benz在家里的车,我们国家有必要担心他的就业问题吗?我想是不需要的。

*以下为翟本乔在会议中的发言摘录:

Uber 有时候减少闲置资源,有时候帮助就业,有时候有比较好旳车,但我们要知道什幺时候有什幺事发生,这些并不是全部同时发生的。要看总体,要把它量化才知道到底对国家有没有好处,如果对国家总体没有好处的事,为什幺国家要帮助它? 刚才网路上朋友提到的我来回答可能比较快一点,很多人会觉得公务人员没有做什幺事,但我觉得交通部官员做了非常多的事。 有些人说Uber是一个平台媒合,但我们知道跟媒合的平台有不一样的地方,租屋网是双方自己去签合约及自负法律责任,车行是负连带责任无上限,但Uber没有。 刚刚Uber有提到2000万的保障,请问是哪一家保险公司及哪一张保单,让我们知道Uber的乘客什幺时候状况下可以享受这个保障? 刚刚有提到Uber交税,有多少收入,所有台湾Uber的乘客付出了多少钱,这些钱里面有多少比例,你指的是营业税,随便一家小商行也要缴所得税及营业税,如果Uber愿意讲出来,他说大多数留在台湾,我花了1000元,是990元留在台湾或者是1000元留在台湾,我希望Uber可以提出这个数字。 最后,很多人引用满意度的调查,我们可以看到交通部跟Uber的满意度调查有非常多不同的诠释,根据我自己的经验,「老鼠会」被拉进去的人90%的人都很满意,我们要看的是民众对这一件事有没有需求。在八仙尘爆之前,参加路跑的人也很满意。 在定义僱员的这一件事,虽然有80%的人认为不是僱员,但这并非是民意决定,而是法律决定的,所以这一件事我觉得大家要看清楚。

TNL相关新闻与评论:

纽约市府抑制车辆数量 Uber:「此举会阻止创造一万个就业机会」 全世界最棒的10个计程车城市:在黑白的Uber接管世界以前,别忘了路上奔驰的黄绿红 Uber抢饭碗纷争:这一次,我要帮运将大哥说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