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本乔认错:我心太软,应该2年前就该开始了

翟本乔认错:我心太软,应该2年前就该开始了

智商 160、Google 第一个硬体工程师,帮 Google 提升用电效率,发明台湾第一个交通号誌控制系统,这些,都是和沛科技执行长翟本乔的傲人本事。

过去,大家常看到翟本乔在公开场合谈创新,上媒体针砭时事,却忘了他其实是一家公司的经营者,鲜少有人清楚和沛的产品和经营状况。

和沛专注于云端储存业务,提供企业客户公有云和私有云的储存服务,号称比亚马逊云端等国际公有云更便宜迅速。过去 3 年多来,包括宏碁和资策会都曾跟和沛合作。

郭台铭曾表示,鸿海将转型为以大数据为中心的企业,和沛被视为鸿海布局云端的棋子之一。当年郭台铭只花了 3 天就决定投资和沛,两年来共注资 3 亿多,占股 46%,是和沛科技的最大股东。看似一切上轨道,天之骄子却遇上人生最大挑战。

坦承自己不是好管理者
鸿海多次暗示他:钱烧太兇了!

1 月 3 日和沛员工向媒体爆料翟本乔宣布裁员 8 成员工,7 个小时后,他在脸书公告,因关闭一个尚未公开的公有云平台必须裁员,但并非如外传的员工 120 人、裁员 8 成。

他澄清和沛共有 90 名员工,至少一半会留下来,真正需要裁员的人数约 10 来人,有 20 几名表达自愿离职的员工,已找到下一份工作。

事实上,鸿海曾多次暗示他,钱烧太兇,他坦言,「其实是晚了一点,我应该两年前就开始了」。以下是专访摘要:

《商业周刊》问: 你在脸书上提到这次裁员,是因为合作伙伴针对市场前景改变产品规画,是怎幺回事?

翟本乔答: 是因为礼拜五合作的伙伴突然说他们的产品要收掉,那我们这个东西怎幺办?我们本来计画就要开始上线营运,开始有营收,就忽然没了,我们就赶快调整。

问: 之前有媒体报导说,鸿海那边早在半年前,就要您裁员五成,但是您不肯?

答: 以鸿海的立场当然会觉得说,你这个里面战力最强的到底是哪些人,你是不是可以少用一些人?可是对于我来讲,我要吸引人才的时候,我要以什幺方式?可是现在看一看不行,这样烧钱真的烧太多了,既然团队水準已经建立起来,其实是应该要精简然后要有效率。

问: 鸿海实际上是怎幺建议的?

答: 是有建议就是说……你知道吗?我们对于幸福企业的定义不一样,一般人的幸福企业是要过得很快乐,鸿海定义的幸福企业是有赚钱的企业才叫作幸福企业,所以他们就觉得:要不要试试看我们的方式啊?

问: 你有被说服吗?

答: 其实也是有,因为我自己管理上看到我有一些问题,不可讳言,我的管理不是那幺强。我随时都在自我检讨,他们都说我心太软,我过去半年开始练习,怎幺狠下心来,不好的人就是要裁掉。

问: 在什幺方面你觉得自己没有足够收敛?

答: 第一个产品规画,毕竟说在技术方面,我还是比他们多看到一些东西,我应该要更紧密去看技术的设计。

所以少在外面接演讲,有一次在电话会议上,讲一讲郭董就说:「不要再搞什幺选举了,好好把这件事情做好!」给他留下这样的印象,的确是不好,所以我要改。

问: 走过这一遭,你自己最大的学习是什幺?

答: 对的事情要赶快去做,很多事情我知道是对的,但是一直狠不下心去做,一直到环境逼迫非做不可,我才去做。

翟本乔个人在脸书上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