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门牌税 不满可上诉 芙7万住宅重新估值

影响门牌税  不满可上诉 芙7万住宅重新估值

影响门牌税  不满可上诉 芙7万住宅重新估值

距离芙蓉市议会于1983年最后一次产业估值,已是相隔34年。掌管森美兰州城市和谐、屋业及地方政府事务的州行政议员拿督嘉拉鲁丁说,芙蓉市议会近期在辖区内向7万间房屋展开重新估值(Nilai Tahunan)行动,屋主若对重新估值有所不满,可向市议会提出反对。“州政府未调涨门牌税,而是重新检讨1983年之前购置及装修和扩建的房产的年估值;当局如今根据住屋面积重新估值,受影响的多为旧花园区的房屋。”

他说,最近一些居民收到芙蓉市议会发出的重估产业年值通知,坊间即盛传门牌税调涨,事实上这属正常程序,而距离当局于1983年最后一次产业估值,已是相隔了34年。

“市议会1983年最后一次对产业估值,业主于1983年之前购置的房屋较后扩建装修,却未向市议会提呈申请,他们的门牌税,都是根据旧式产业值估算。”

影响门牌税  不满可上诉 芙7万住宅重新估值

嘉拉鲁丁

属正常程序

嘉拉鲁丁今日针对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门牌税调涨一事,召开记者会这幺说。

他举例说,一间房屋建筑面积原为1200平方尺,后来扩建成3000平方尺,市议会理应根据新建筑面积,再乘以13%税率以作为门牌税额的计算公式。

“所以,最近一些住屋出现所谓的门牌税调涨,其实是市议会重新估值扩建房屋后的情况,这是正常程序,行动党国州议员不应政治化此课题。”

他也说,市议会主席会向他汇报新旧产业估值所产生的差异。

40%房屋非法扩建

嘉拉鲁丁说,目前芙蓉市议会经完成在芙蓉及亚沙区花园住宅区的产业估值,包括拉杭花园、莫琛花园、昌隆花园、乌绒花园、暗邦岸、小甘密、沉香、芭蕾和芙蓉新城的花园。

“当局共视察了3131间房屋,共中1261间或40%房屋非法扩建,随着产业重估,屋主门牌税额会一般会增加介于26至30%。”

影响门牌税  不满可上诉 芙7万住宅重新估值

锺伟兴(中)解释市议会是对涉及违例扩建的房屋重新估值,左为李国钧;右是廖福祥。

锺伟兴:依面积计算门牌税仅针对违例扩建房屋

民政党森联联委会主席兼市议员拿督锺伟兴澄清,市县议会最近是针对违例扩建的屋主,根据房屋的房租收益及建屋面积,重新检讨其产业估值。

他今日针对最近有屋主向反对党投诉,对门牌税无端端调涨的问题,和该党副主席廖福祥、秘书李国钧召开记者会说,这些屋主是因多年没有向市县议会提呈扩建申请,非法扩建厨房、车房或增建房间。

“一些屋主甚至在屋边临时搭建的遮阳棚,这些举动均属违例扩建,当局都会根据扩建的面积,计算门牌税。 ”

他说,市议会近期召开的常月会议,讨论了民众对门牌税调涨的投诉,而会议的解释是地方政府的确没有调涨门牌税的征抽率。 

“执法官员最近到处巡查,记录涉及违例扩建的房屋,根据条例,当局可向违例屋主征收扩建申请费10倍的罚款,惟,当局却只根据扩建面积,计算增额的门牌税。 ”

他说,目前,只有涉及违例扩建的屋主,才受到影响,任何没有涉及扩建或不满的屋主,均可于本月17日前,附上原有建筑图照提出上诉。

影响门牌税  不满可上诉 芙7万住宅重新估值

有屋主投诉门牌税无故调涨。

重估门牌税例子:

标准型排屋: 

面积:20尺×70尺=1400平方尺 

扩建厨房:20尺×10尺=200平方尺 

扩建车房:20尺×30尺=600平方尺 

新的建筑面积:2200平方尺 

产业估值(租金收益):400令吉×12个月=4800令吉 

税率:13% 

标准型房屋应缴门牌税:4800×13%=624 令吉

扩建后应缴的门牌税:

2200平方尺÷1400平方尺×4800 ×13%=980令吉60仙